陌上看花回 第209章 朗朗乾坤

小说:陌上看花回 作者:洛回雪 更新时间:2021-09-17 05:32:5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远处的四个人,看得华疏与苏言甚是焦灼。

  目前的形势是这样的:冀清阳与苏易南面对面坐着,二人颇有些剑拔弩张的意味;华容与何柔柔偎在一起,托着腮目不转睛地看着小炉火,仿佛要从里面看出朵花来。

  炉子上的炖盅淡定地冒着热气,一切都与它没有关系。

  “这易南,越来越不像话了,旁人在侧,怎能对三皇子如此不敬?居然,居然还有点挑衅的意味?”苏言恨恨地骂道。若是苏易南在他身旁,定然一脚踹过去。

  此话落入华疏耳中却很是难懂,难道没旁人在侧,他就可以如此?

  不过转念一想,也无不妥。父为右相,位高权重。冀清阳虽为皇子,母妃却不得宠。如此对比,倒也和谐。

  因而劝道:“苏兄,易南贤侄年轻气盛,文武全才,与三皇子又年纪相当。这并非朝堂内宫,随意些好,随意些好。”

  “礼不可废,若是被别有用心之人看到,那该如何收场。”苏言摇摇头,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。教养了这快二十年,竟没学到父母的十之二三,真是失败。

  看着他那样,苏言的老脸都红了。又见他儿子换了个姿势,更是不羁。

  “苏兄,要不我们前去问问?”华疏担心的是他女儿,不仅没有对二人进行劝解反而快睡着了。想自己与容宁都是心思缜密、顾全大局之人,这女儿心宽的让他都无语了。

  苏言叹口气,他虽然想过去,但总觉不妥:“华兄,这个时候去合适吗?”

  华疏一脸正气道:“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再合适不过了。”

  苏言深感佩服,略一点头:“只是华兄,你我前去问什么呢?”

  华疏很是干脆:“自然是问我们想知道的事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苏言搓搓手,但仍下不下了决心:“我其实主要想知道为何容容会给三皇子熬药。她难道学过医术?”

  华疏讪讪道:“苏兄,你这又是打我的脸了。我自知对容儿多年来关心甚少,哪里知道她有没有学过医术。”

  苏言并无此意,赶紧解释道:“华兄误会,只是苏某也不清楚才有此一问。”顿了顿又说道:“依苏某对恩师的了解,容容是他的宝贝孙女,断不会让她学那么枯燥费神的东西。”

  华疏的脸色这才缓和,气氛恢复融洽:“据我所知,容儿到京城后也并未学习医术。可是为何三皇子会放心让她熬药?”

  苏言叹道:“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啊。”

  又观察了一阵,华疏小声道:“要不把易南喊来问问?”

  一听此言,苏言哼了一声,很明显是哼他儿子的。

  “易南这孩子,自小就顽劣,你也瞧见了他对我的态度,说阳奉阴违都是轻的,又如何会告诉我?”

  自古难管家务事,更何况是上头的家务事,华疏只好闭嘴。

  “爹爹,苏伯伯,你们来了?”

  正当二老喟然长叹的时候,耳边忽然传来华容的声音,直接打破了两处尴尬。

  本来觉得藏身之处够隐蔽了,却没想到这么轻易就暴露了。

  冀清阳与苏易南也站起身来。

  如此,这光天化日、朗朗乾坤也没有躲避的必要了,华疏与苏言便互相做了个“请”的姿势,迈着大气的步伐从容地走了过来。

  “三皇子。”礼不可废,二人先向冀清阳行礼。

  冀清阳回礼道:“苏相,华大人。”

  苏易南也赶紧行礼:“爹,华叔父。”

  苏言又哼了一声,瞥了他儿子一眼。爹喊得这么不情愿,“华叔父”这三个字倒是利落。

  “易南快别多礼。”苏易南腰都没来得及弯就被扶了起来,很是受宠若惊。

  华疏清了清嗓子:“容儿,为父刚听说你回家了,便连忙通知了你苏伯伯一起来看你。”

  “谢谢爹爹、苏伯伯关心,容儿没事。”

  “没事就好,你可知道你失踪了这么久,可急死我们了,每日都寝食难安。”华疏说的是真话。他宁愿失踪的是他自己,也省得这么多天的耳提面命、惴惴不安。

  “是女儿不孝,这次实属意外,并非容儿不省心。”事到如今仍不忘撇清自己的责任。有女如此,华疏无话可说。

  苏言走上前去,拿起炖盅的盖子,一股浓浓的药味传来:“容容,这药,是你熬的?”

  华容答“是。”

  苏言将信将疑,本来想接着问“能喝吗”,又怕打击她,因而生生憋了回去。

  倒是冀清阳说话了:“容儿熬给本王的药,治内伤的。”

  华疏和苏言一听这个称呼,互相看了看。同朝为官这么久,只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想什么。他俩何时这么亲密了?

  再看苏易南,满脸不屑。

  “三皇子受伤了?”二人齐声问道。

  华容道:“那日我们在滴水湾观景,一不小心竟从山洞掉了下去,冀、三皇子为了保护我受了伤,中了毒。幸好遇到一个好心人,留宿我们一宿,次日我们找了大夫这才得以及时医治……”

  本是感人的故事,却让苏易南大惊失色,联想到冀清阳的反常表现,他赶紧将华容拉到一旁,附耳道:“容儿,你和他留宿一宿?你一个未婚女子,这话怎能大庭广众之下宣之于口?”

  华容顿时明白他的意思,细想想是有些不妥,不过看他人的重点并不在这上面,这才放下心来

  小声说道:“我知道了,你放心,身正不怕影子斜,何况并没发生什么事。”

  苏易南深呼吸了下,虚惊一场。

  “易南,好好的把妹妹拉过去说什么悄悄话?都这么大的人了,要有分寸。”苏言皱眉,越来越觉得这个儿子不像话。

  苏易南被责,“嗯”了一声。这个“嗯”,只是平常意义上的回应而已,并不是任何承诺的表示。

  “然后呢?”华疏比较关心后续,虽然华容无过,但是连累皇子受伤,或多或少都要承担些责任。

  华容接着说道:“后来,就找了大夫医治了。你们放心,已经没有大碍了,我只要再给三皇子熬一个月的药恢复恢复就行了。”

  华疏“嗯”了一声,眼神在冀清阳与华容二人的身上来回打量着,又问道:“药呢?”

  华容指了指身后的包袱:“都在那儿呢。”

  “这样吧,稍候爹会派人送三皇子回宫,到时候这些药带上。你一个小姑娘会熬什么药,自然是御医负责。”

  想到了什么,又说道:“这些药进御医院后要由御医验过方能给三皇子用,否则出了事我们都担当不起。炉子上的药,就倒了吧。”

  “倒了?”华容大惊,“爹爹,我熬了好久呢,马上就能喝了。”

  华疏摆手:“容儿,你不懂。三皇子地位尊贵,他的药一定要经御医的手,你一个小姑娘,太任性了。”

  华容争道:“这药是大盈神医白果开的,怎会有事?”

  苏言本想劝劝,一听华容的话,险些心脏受不了:“容容,你说什么?大盈?怎么会和大盈扯上关系?”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