劣根枷锁 序

小说:劣根枷锁 作者:经年素秋 更新时间:2021-09-15 09:40:01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两百多年前,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与人类文明不期而遇,一片直径超过数十万公里的碎星带于地球轨道相重叠,那一天,地表百分之九十以上都被从天而降的陨石波及,生命摇篮在一夕之间被重创的千疮百孔。

  天灾后,人类文明和秩序不复存在,进化的动物和变异的植物几乎霸占了整个地表,荒野成了动植物的乐园,曾经的全球霸主,一度沦为无比弱势的群体。

  面对危机四伏的生存环境,为了活下去,幸存者不得不抱团取暖,共御生存危机,聚居地因此形成。

  群居之后,生存的压力大大降低,然而文明缺失,秩序崩坏之后,人性的劣根无限制放大,聚居地之间为了争夺地盘和生存资源,矛盾不断产生,继而大打出手,人命贱如草芥,人类的黑暗时代也由此拉开帷幕。

  ……

  生命从寒武纪进化至今,大约历经了四五亿年之久,才有了缤纷多彩的生命形态,然而进化之门打开后,短短不过两百来年,全球所有动植物的进化,就已经大大超出人类的预估范围,荒野变的危机四伏。

  通讯和交通瘫痪后,修复的难度堪比登天,失去联络,人类聚居地不可逆转的朝着城邦制发展,一时间,割据自立,占山为王者不计其数。

  两百多年来,为抗拒来自荒野的威胁,各大聚居地或人工筑起高墙,或凭借地势修筑起一道道天堑,将危险隔绝在高墙和天堑之外。

  挖掘自地下的前文明时代遗留物资,设备,武器等等,为人类守护自己的生存之地提供了有效的保障,高墙内俨然一副文明世界的模样。

  聚居地外围,是依附聚居地高墙寻求庇护的贫民,在这个秩序全无,人性缺失的乱世,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人,食不果腹不说,安全也没有什么保障,还时不时的要遭受高墙内一些人的欺辱和压迫,生活根本看不到未来。

  在高墙内的文明人看来,他们就是肮脏,贪婪,疾病和野蛮的代名词,是这个乱世的根源。

  但是讽刺的是,他们看似文明的生活,却离不开这群他们认为肮脏的贱民,高墙内所有的脏活累活,大到日常生产,小到捅下水道,掏厕所都离不开这些贫民,没有他们,高墙内的运转根本就无从谈起。

  沿着贫民区外围,是聚居地开垦的土地,但是因为来自荒野的威胁太大,能够种植的土地面积极为有限,种出来的粮食总是狼多肉少。

  因此,聚居地的掌控者便把眼光放到了荒野上,每个聚居地都有自己的狩猎队和采集队,这些人有前文明遗留下来的武器装备,汽车,运输工具等等,能够深入的荒野比较深,收获也总是不错。

  如今的荒野,大自然的馈赠并不匮乏,只要你胆子够大,运气够好,得到吃的并不困难,但是运气这玩意,就有些不太靠谱了,没有一个正常人会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给运气。

  聚居地的狩猎队伍能够穿梭于荒野,因为他们有武器,汽车,甚至是装甲车的原因,贫民没有防护和武器,深入荒野那无异于老寿星上吊……

  但是总有一些饿的眼睛发绿的家伙,忍不住去荒野上碰碰运气,然后就有一些幸运儿收获满满,再然后就催生了这乱世新的职业……猎手。

  聚居地对于贫民出入荒野,充当猎手的事情并不反对,甚至只要你有值钱的东西,都可以到高墙内设在贫民区的物资部门换到武器弹药,当然,凭货币购买也是可以的,如今的聚居地联盟,共同发型了货币,目的就是要方便物质的流通。

  但是大多数贫民,为了填饱肚子,已经耗尽了他们的洪荒之力,每日的劳作,也只能勉强糊口,那里还能有闲钱积蓄……

  当然,两百多年过去,人类出现进化的也不是少数,但是那些出现进化的人,几乎没有一个继续生活在大众的视线里的,他们全都无一例外的销声匿迹了,聚居地里有传,那些进化的人类,都被高墙内的神秘组织抓去做了切片研究等等。

  总之,进化对于普通民众来说,依然是个非常忌讳的事情,因为贫民区里,那些私军的眼线,总是盯着那些食不果腹的贫民,经常会听到他们私下里议论,那些饿的眼睛发绿的家伙,最容易出现进化的征兆……

  时间是最好的愈合剂,两百多年前的人类文明灭绝性灾难,如今已经很少有人提及,人们只能从一些被陨石摧毁的建筑,又或者被植物覆盖的城市废墟中感受到,当初这场天灾给人类文明带来的毁灭性创伤。

  如今,当初那些为活下去而走到一起的小团队,不少已经有了文明的雏形,秩序也正在滋生,当然,这种文明和秩序,不过是最初始最简单的状态,只是为满足极少数人掌控其他人的手段而已,距离真正文明重启,秩序重建,还任重而道远。

  秩序崩塌后,原始的欲望无限膨胀,劣根无休止放大,失去道德束缚,人类变得比野兽更加凶残和野蛮。

  有人说,出于人类群居的特性,有朝一日,文明终将重启,秩序必会重建,文明的枷锁终将再次遮掩丑陋的劣根。

  ……

  “吆……这不是老吕吗,怎么今天又是田鼠,田鼠的话……只能给你五块钱一斤了,因为第六捕猎队刚从荒野上回来,他们捕获了一车的田鼠,需求少了也就便宜了!”

  傍晚,367号聚居地的一处收购点,一个负责收购捕猎所得的士兵,不无嘲讽的说道。

  被称作老吕的人,头上带着兜帽,遮住了半边脸,看不出真正的模样,只是身材看着有些消瘦。

  没办法,贫民区里,大多数贫民因为得不到充足的食物来源,都是麻杆一样的身材,偶尔遇到一个胖的,不是饿的全身浮肿就是高墙内的某个大人物。

  老吕这身材算是好的了,他有在荒野讨生活的本事,日子虽然清苦,倒是不至于挨饿。

  有关老吕的身份有些神秘,他于几年前突然出现在367号聚居地的贫民区里,然后一直就靠狩猎为生,整个贫民区里,都没有人知道老吕的详细情况。

  乱世的贫民区就是这样,大多数人为了活下去,已经拼尽了自己的全力,那还有心思去管他人的事情。

  “嗯……”

  老吕从鼻腔里嗯了一声,把手上十多斤重的田鼠放到收购点的磅秤上。

  一只田鼠称了十五斤,士兵甩给老吕一把零钱:“我说老吕,你可是老猎手了,趁着年轻,多搞点野猪麋鹿之类的大型猎物,给自己留条后路,以后跑不动了,也好有点闲钱养老……”

  “呵呵,贫民区里,我还没见过真正寿终正寝的家伙,如今这乱世,过好今天就行了,明天的太阳是个什么样子,谁知道呢!”

  老吕一边点钱一边自嘲似的回应。

  “呵呵,老吕啊,不要这么悲观嘛,生活虽苦,总的继续下去不是吗,与其悲观的活着,不如一切看淡,开开心心的活在当下!”

  另一个负责记账的士兵抬头看向老吕:“老吕,你跟其他人可不同,你狩猎的话,根本不用成本,你再看其他猎手,还要补给武器弹药,光是弹药消耗这一项,就会占去他们一半的狩猎报酬!”

  士兵的话没错,老吕狩猎靠的是自制的长弓,箭矢根本不用买,荒野上高大的竹子多的是,另外制作陷阱也是他的拿手绝活,田鼠都是他设下的陷阱捕捉到的。

  没有理会士兵们的调侃,老吕背着自己的弓箭,转身走向贫民区的‘老兵酒馆’方向。

  能够在贫民区开酒馆的人,在高墙内或多或少都有些关系,要不然,酒这种奢侈品可不是贫民能够搞得到的。

  当然,能够喝得起酒的人,大多是在贫民区里做生意开铺子的,猎手这个特殊的人群,是唯一的贫民身份,又能够喝得起酒的人群。

  每天晚上,老吕都会去‘老兵酒馆’喝上几杯,劣质烧酒带来的烧灼感和醉意,可以让这个饱受乱世摧残的猎手,暂时忘记不堪的人性,醉意的朦胧中,世界也不再有嘲讽存在。

  “老规矩,一壶酒,一盘豆米,喝完再来半斤泡馍!”

  进门后,老吕在自己经常坐的窗口位置坐下,对店里的伙计说道。

  “好嘞吕叔,您稍等!”

  豆米就是黄豆经过沙炒之后所得,酒馆并不会收钱,算是酒馆老板的一个经营手段。

  酒足饭饱之后,老吕微醺的走出酒馆,朝着自己家走去。

  贫民区的夜晚,跟高墙内的灯火通明不同,入夜后,这里一片漆黑,劳作了一天的贫民早早就陷入沉睡,他们要为第二天的奔波养精蓄锐,为了填饱肚子,这些人已经穷尽了所有精力。

  老吕刚走进一个巷子口,身体就被一股大力推开,一个黑影从他身边一冲而过,向着更远处匆忙跑去。

  微醺的老吕被人一把推开,皱着眉头看向身后,因为那里有人正在追来。

  “追上去,那女人一定是高墙内出来,细皮嫩肉的女人,贫民区里可不多见,今晚哥几个好好爽爽……”

  “老大,会不会有问题,毕竟她是高墙内的人?”

  “哼,黑灯瞎火的,搞完了处理干净,鬼才知道是谁干的,别犹豫了,一会被她跑掉了!”

  听到这里,老吕侧身靠到墙角,等这几个人跑过去之后才又走了出来。

  “哎……又是个苦命女子!”

  就在老吕叹气的时候,先前那道身影又从另一边巷子跑过来,听到老吕的嘀咕声后,她停顿了一下就猛冲到老吕面前,一把塞给他一个包裹后说道:“救他!”

  老吕正愣神的功夫,女人转身就跑向漆黑的夜色里……

  “咿……呀……咿呀!”

  突然,怀里的包裹扭动了一下,并且传出婴儿的咿呀声,老吕低头一看,一个七八月大的婴儿脑袋从包裹里探出来,两只眼睛在夜幕里像是闪闪发光的星星一般。

  “尼玛的……一个老光棍,你就这么塞给我一个孩子,我能养活得了他……?”

  s..book3664020565978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劣根枷锁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