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他一个人,以他的胆子,是做不出来这种事情的。”林小妍对华宸的高层还是相当了解的。

  墨景宸没有多说什么,更没有否认林小妍的判断。

  他们都在办公室里面等一个调查结果。

  但对叶董妻子的调查并没有那么容易,因此他们两个到了下班时间也就直接回了林家,林季书和林纪宁仍然在公司里加班,房子里只有孩子们,而孩子们也因为太久没有回到林家,在大宅里四处分开玩了。

  林小妍和墨景宸到家的时候,孩子们玩得正开心,佣人忽然走了过来,对林小妍说道:“小姐,之前有一位先生给您送了点东西过来。”

  “先生?”林小妍忍不住反问了一句,就看见墨景宸也皱起了眉毛,两个人的眼神都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疑惑,佣人才点了一下头:“是一位先生,说是……姓魏。”

  魏景谦?一提到魏姓,又会找上门来给她送东西的,林小妍也只能想到魏景谦了,她看着佣人手里精致的盒子,也完全没有兴趣。

  墨景宸倒是从佣人手里拿过来,在手上把玩了一下,好半天才说了一句:“这个盒子看起来价格不低。”

  “应该不是随随便便送的。”墨景宸的语气淡淡的,并没有生气的意思,林小妍的态度并没有那么好:“不管他是不是随随便便送的,我都没有兴趣。”

  “谁知道他安的是什么心思?”林小妍说完这句话之后,就从墨景宸的手里拿过盒子,也没有打开,只是掂量了一下,里面的东西也不沉,她猜不透魏景谦的心思。

  “这个东西找个时间还回去吧。”林小妍没有多说什么,正要递给佣人的时候,忽然又被墨景宸接了过去:“不如看看,里面是什么。”

  面对林小妍疑惑的眼神,墨景宸也开口说道:“他大费周章过来送这么一趟,也完全不避讳自己是谁,这里面的东西,大概率不简单。”

  墨景宸刚说完,就打开了盒子,里面放着的居然是一个和盒子风格完全不一样,和“礼物”两个字更是完全不搭边的金属u盘。

  林小妍和墨景宸在看见这个东西的时候,表情都有些说不出的惊讶,还是墨景宸先反应过来,让旁边的佣人先下去了,只剩下他和林小妍两个人,他才开口:“这个u盘,里面是什么内容?”

  林小妍也摇了摇头,表示自己并不清楚,她提议道:“要不然我们插在电脑上看看,里面写的到底是什么。”

  “不行。”墨景宸直接拒绝她的想法,“如果u盘里隐藏了病毒或者木马,家里的电脑,包括文件,就都要……”

  墨景宸没有说完,林小妍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:“那让林姐或者张秘书明天找人去处理。”

  他们两个都点了一下头,在这个事情上达成了共识,毕竟现在来看,这个u盘还是不怎么安全的。

  林小妍和墨景宸第二天刚到公司,墨景宸就吩咐张秘书去处理u盘的事情,他自己则和林小妍坐在办公室里听林姐关于昨天调查的报告。

  “叶董妻子的账户都摸查清楚了吗?”林小妍先开口问,林姐也点了点头:“根据叶夫人名下的账户和实际在使用的账户,我们确实查出了东西。”

  林小妍和墨景宸对视了一眼,就听见林姐说道:“叶夫人名下的账户并没有什么异常,所有的资金流都是正常的。但是有一个用叶夫人的弟弟的名义开的账户,实际上是她在使用的,两个月前汇入了一大笔资金。”

  “多大?”林小妍的语气非常淡然,面对这种事情,她也算得上是司空见惯了,毕竟华宸经营这么久以来,出的内鬼和奸细一点都不少,都是差不多的手段和理由。

  “三百万。”林姐说出这个数字的时候,还加了一句,“是美元。”

  说到这里,林小妍显然不是那么淡定了,要知道,三百万美元对于这个项目来说,并不算小数字,甚至可以说比这个项目最初的预算还要多上一些。

  他们最初的设想是叶董中饱私囊,却没有想到,这背后还有别的东西?

  “这笔资金是一次性汇入的,汇款方的信息现在在我们手里,还在解码,后续这个账户里面还在不断汇入资金,不过这些资金就少多了,而且还是以叶董的名义汇入的。”林姐说完这句话,林小妍看了一眼墨景宸:“景宸,这件事情你怎么看?”

  “后面的资金,才是从项目里抽取出去的钱。”墨景宸的语气非常冷,现在事情查明,基本上就可以给叶董和叶夫人定性是监守自盗了。

  “最重要的是那笔突然汇入的钱。”林小妍盯着林姐,“他们其他账户账面上和流水都没有问题?”

  “是的,小姐。”林姐点了一下头,“这笔钱是突然流入的。”

  “三百万美元,不是他们能够拿得出手的。”林小妍的语气变得严肃了,她低头沉思这些事情背后的逻辑到底在哪里,结果就听见林姐的消息响了一声。

  她的手机也立马就响了起来,林姐本来想要退出去接电话,却被林小妍留住了:“你就在这里接吧,内容没有什么不能听的。”

  林姐点了一下头,接起电话,也没有说话,一直都是对面在汇报什么事情,她只是“嗯”一声表示知道了,过了几分钟之后,林姐挂断电话,深呼吸了一口气,才对林小妍和墨景宸说道:“小姐,姑爷,这笔钱的汇款方,现在我们这边已经解码出来了。”

  “是莱利集团一位股东的私人账户汇出的。”林姐说完这句话,林小妍就冷笑了一声:“莱利集团,难怪。”

  墨景宸皱着眉,一直没有说话,林小妍对林姐说道:“要是莱利集团的话,也完全不奇怪,我们早就是对家了,看来我们不在的时候,他们对华宸还是贼心不死。”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