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主别跑 第四章:案件

小说:少主别跑 作者:裸露的命运 更新时间:2022-06-23 20:10:5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吕通走出府门,见一男一女站立在外,脸上浮现职业般的微笑,视线没有放在两人身上,因为男女都不认识,谁知道哪个叫小叶子。

  “吕叔叔,好久不见。”叶伊洛适当的上前两步,行了一个晚辈礼。

  吕通听到少女叫自己叔叔,立马装作惊喜之色,关怀道:“乖侄女,怎么到叔叔家也不提前通知一下。”

  “忘了。”叶伊洛吐了可爱的小舌头,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。

  “快快请进,”吕通佯装不在意,语气随和,然后看向苏元安,似不经意的问道,“这位是?”

  “我的朋友,他叫方小元。”

  吕通颔首,迎着两人入府。

  迎客当然少不了宴席,吕通是个聪明人,引开话题闲聊片刻,才进入正题,确认少女的身份。

  “这些年叶大哥过得还好吧,都怪我,事情太忙了,没抽空回去看看。”

  吕通这番话大有深意,其中确认对方是哪个姓叶的后人,以及目前死人的案件令他焦头烂额,处理不来,正想向上汇报。

  “家父整天沉迷炼药,也不教我修行。”叶伊洛甜甜一笑,脸颊的小梨涡显得她越发可爱。

  吕通脑海中闪过一个个姓叶的人,上面喜欢炼药的人物;嗯、好像只有一个,千刀宗宗主。

  她是宗主之女……吕通心脏猛地一跳。

  盘龙王朝,南边地界,各大门派都以千刀宗为首,包括青菱县这座小城池也在千刀宗的管辖范围。

  吕通差点给这位姑奶奶跪了,把他与宗主称兄道弟,这不是要他的老命吗。

  传闻,大小姐的样貌是倾城绝色,眼前的少女相貌普通,有容乃大,嗯、很大、吕通赶紧移开目光,可不想惹怒了这位姑奶奶,眼睛被挖还算轻的,担心小命不保。

  叶伊洛见对方神色不断变化,得知这位城主已经猜出自己身份了,便继续说道:“我最近在外历练,下个月是弟弟的寿辰,不知该送什么礼物,所以来叨扰吕叔叔了。”

  听到对方有个弟弟,下个月就是寿辰,吕通更加确定她的身份。知道千刀宗大小姐出门历练的人不多,他属于一方城主,当然也收到过消息。

  “好说好说,难得你来一次,稍后我等你去参观宝库。”吕通再也不敢叫她侄女了,尽量避开辈分。

  苏元安和白雷根本不在意他们的对话,正在努力消灭桌上食物。

  “胖虎,你不是说不喜欢吃甜食吗,这个给你。”

  白雷眼前的羊腿被换成烤鸭,表情立马胯了下来。

  “少主,考羊腿不是甜的。”

  “你这体型,太胖了,该减肥了。”

  “少主,给我留点……”

  叶伊洛嘴角抽了抽,心想,好吧,是我们多余了,哪怕说出我的身份,你也会对眼前的肉更感兴趣。

  吕通双眼一亮,坐骑种类有很多,灵兽也有不少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  开了神智的就不多了,会说话的少之又少。

  “禀报城主。”侍卫在门外行礼道。

  吕通正在想如何巴结这位姑奶奶,忽听侍卫前来打扰,心情不悦,皱眉问道:“没看到我正在招待贵客吗?”

  “城主大人,出事了。”

  侍卫说出事了,吕通秒懂,又死人了,但有这位大小姐在,他可不敢私自离开,视线有意无意的看向叶伊洛。

  叶伊洛瞬间会意:“吕叔叔,你有事要处理,那就去忙吧。”

  吕通尴尬一笑:“出了点麻烦,近日青菱县有些不安宁。”

  “刚入城时已经听说了,侄女的修为不低,如果吕叔叔同意,侄女也想去看看。”

  青菱县是千刀宗管辖之地,如今出了事,身为大小姐的叶伊洛无法视而不见。

  吕通沉思片刻,随后点头:“好吧,那就一起去看看。”

  “走吧。”叶伊洛侧头对着俩吃货道。

  苏元安端起盘子,跃上白雷的背上,从盘里抓起肉抛出,白雷昂起头张嘴接住,一人一兽玩得不亦乐乎。

  叶伊洛捂脸,把老虎训成狗狗还是第一次见,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了。

  一行人前往事发地,苏元安骑着白虎,成为了当中最亮的那个仔。

  死者是一家做小生意的店铺掌柜,捕头和仵作已经勘察过尸体,确认是连环杀手所为。

  他们例行公事,准备将尸首抬回府衙,看到城主亲自前来,纷纷行礼。

  “参见城主。”

  吕通对着众人颔首,走入房间。

  尸体还在床上躺着,面容安详,双目紧闭,仿佛是睡着一般。

  叶伊洛跟着走入房间,四处打量,表情严肃;比起等在外面的捕头还要专注认真。

  “你对这件案子感兴趣?”紧跟其后的林元安开口问道。

  看见叶伊洛表情认真,苏元安不介意帮她一把,除了那部天级功法,还拿了不少好东西,总不能在这个时候装作没看见。

  “嗯,有点兴趣。”

  “你想找出凶手?”

  叶伊洛停止勘察现场,转身好奇的问:“你会破案?”

  “不会,但理论我看不了,破案分四步,”苏元安负手而立,抬起食指,“那就是望、闻、问、切四个步骤。”

  叶伊洛一脸的问号,望闻问切是医用术语,你确定没有看错书?

  吕通和房外的捕头均是一愣,哪来的搅屎棍,胡诌一通,那些捕快和城主府侍卫也同样不屑。

  苏元安不理会所有人,把自己总结的一套搬出来说。

  “死者全身上下没一点伤痕,按照尸斑的颜色呈现来看,死亡时间在三个时辰之内。”林元安边说边走动,展开神念,观察房间,同样还用眼睛观察。

  “望、勘察现场,不放过任何一处可疑点,无意间忽略的,都有可能错过凶手残留的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  线索。”

  “闻、修士的嗅觉比凡人敏锐,空气中残留气味很重要,不能忽略。”

  门外的捕头有些听不下去了,忍不住的开口问:“空气中能有什么味?”

  苏元安瞥了一眼房外,呵呵两声:“当然有,修仙者的鼻子比凡人灵通,可轻易的闻出女人的脂粉味,卖鱼的鱼腥味,妖兽的特殊气味等等……”

  叶伊洛听得大为惊奇,还能这样胡扯,有点道理,但又不全对,便想知道他还能说出什么花来。

  “那问呢?”

  苏元安回头,对着叶伊洛笑了笑:“问嘛、当然是问家属,周围邻居,人际交往,还有闯入第一个发现死者的人。”

  捕头不敢随意顶嘴了,这人说得有几分道理,其余人也不说话了,安静的看着苏元安表演。

  “切、号脉,”苏元安走到床边坐下,两根手指搭在尸体的手腕上,灵气裹挟这神念探入,在尸体体内流转一圈,“这个就需要动手了,靠嘴说没有。”

  众人汗颜,竟无以对。

  片刻后,苏元安收回手:“脑内没受伤,五脏六腑同样完好无损,血液以及内脏中没有毒素残留。”

  苏元安扫视房间继续分析:“房间没有闯入的迹象,证明凶手不是一般人,或已经超出了人的界限。最后定论是在死亡原因上,受害人的魂魄被人抽走,而且还是强行抽走,最终导致死亡。”

  众人齐齐动容,他们用了几天才发现问题,这个人随便胡诌一番,接着号个脉,就把案件理个七七八八。

  “高手啊!”吕通心里暗想。

  捕头和其他人彻底无话可说。

  叶伊洛的眸子眨了眨,瞳孔中仿佛有星辰闪烁,眉宇间尽是崇拜。

  “没想到你这么厉害。”叶伊洛忍不住夸赞一句。取出一张符箓引动灵气淡然,招魂符,能召回死者的魂魄。

  符箓燃尽,房间什么都没有发生,叶伊洛皱眉。

  吕通赶紧上前解释:“没用的,我们不但用了招魂符,也用过引魂符去寻找死者的魂魄,可都失效了。”

  叶伊洛取出引魂符点燃,果然,什么都没有发生,美眸不经望向苏元安。

  “这段时间死了多少人?”苏元安看向众人。

  如果一开始这样问,恐怕没人回答苏元安,可现在就不同了。

  “四十三人。”捕头出声回答,收起所有轻视。

  “死者之间有没有共同点。”

  “除了魂魄被抽走外,没有其他相同点。死者之间毫无联系,从农户到商贾世家,不同的人,不同的身份,连死亡时间,地点、都各不相同,寻不到凶手作案的轨迹。”

  苏元安颔首:“小叶子,我们出去走走。”

  叶伊洛被喊他小叶子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,跟在他身后走出房间,问道:“去哪?”

  “逛街……”

  (本章完)

  s..book5627927088371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少主别跑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