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主别跑 第三章:又死人了

小说:少主别跑 作者:裸露的命运 更新时间:2022-06-23 20:10:5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时间悄然过了一个星期。黄昏山峰吞没,留下一片火烧云。

  傍晚时分,某处石崖之上,苏元安盘腿而坐,花了七天终于掌握了改变容貌的功法,而且还能隐匿气息。

  石崖的不远处,叶伊洛在烤肉,白雷趴在一旁流口水。

  “小白,你给我弟当坐骑吧,每天都有好东西吃。”

  白雷伸出舌头,舔了舔嘴巴,双眼死死的盯着烤肉,也不忘摇头:“不行。”

  “你主人是哪个门派的?”

  “不行。”

  叶伊洛抿了抿嘴,看来问什么都只有一个答案。玉手一翻,掌心处出现一颗白色灵果,散发出诱人的清香。

  白雷嗅到比烤肉更香的味道,虎躯猛地一抖,抬头望去,两眼发直。

  “我问一些问题,你老实回答,我就给你吃。”

  白雷瞬间变成胖虎,可牠还是极力的压制住了冲动。

  “不……”

  叶伊洛眯起狡黠的眸子,脸上的小梨涡若隐若现,十分可爱。

  “你家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  白雷的“不”字说一半,听到是这样的问题,顿了片刻,改成了“行。”

  这样的问题又不会暴露苏元安的身份,又能获得灵果,怎么能错过。

  “主人他是个很厉害的人,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时常说一些我们不懂的话,老厉害了……”

  白雷开始夸夸其谈,其中也有不少实话。

  叶伊洛听得津津有味,自动过滤那些夸奖之词,大概能了解苏元安是什么性格,怎样的人。

  听了半个时辰,烤肉冒出金黄的油渍,落在火堆上,发出“滋滋”声响。

  等白雷彻底词穷编不下去,叶伊洛才走上山崖,叫林元安下来吃晚饭。

  苏元安起身呼出一口浊气,望着落日晚霞,红云笼罩群山,晚风勾起了自由的心。

  “夕阳啊无限美好,只不过接近黄昏。”

  “好诗!”叶伊洛顿足惊呼一声,眼中闪过惊讶之色:“小白说的也不全是假的,没想到你还会写诗,还有呢?念来听听。”

  苏元安诧异转身,没有释放神念,面对比自己高境界的修士,感应不到身后有人来了。

  “不是我写的。”

  当然不是他写得,可叶伊洛不会信。

  “诗词歌赋我知道的不少,对于盘龙王朝来说,什么古籍没有?这么美的诗句,不可能默默无闻。”

  是咯!远古修士,不止是一个昵称。他们拥有的历史,比那个自称神族后裔的神岚天国还有久远,神族没有消失之前,人族就以这种体系修炼成神。

  苏元安不作解释,反而转移话题,问道:“你说,天上是否有神界的存在?”

  “根据古籍中的记载,没有。”

  “那神族去哪了?”林元安边说边走下石崖。

  “我哪知道……”

  两人闲聊着,一问一答,迎着最后的曙光,把两道影子拉长。

  与此同时,临军城,城门外。

  天空中,齐将军抹了把脸,神情有些颓废,今天若是还破不了城就得退兵,上方给的压力可不是一般大。

  “他奶奶的。”齐锐啐了一口,想想这些天的战况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  就憋屈的要死。

  刚开始的三天里,临军城的修士军节节败退,之后就是边打边退。

  战争打响的第五天,临军城的护城大阵突然消失,一开始以为是敌人的诡计,经过商讨与分析,不敢轻易妄动,派人去确认后才知道,天雷门的人真撤退了。

  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,大将军决定入城……

  “真是猪脑袋啊!”齐锐叹了一口气,也不知道在骂谁。

  这一出空城计让齐锐的士卒损失惨重,原来的三千修士军,如今剩下不到一千人。

  从第六天开始,天雷门的人打起了游击战,齐锐领兵多年,从未遭遇过这种计谋。

  “撤……”齐锐不敢硬钢,咬牙说出这个字,像泄气的皮球,更像斗败的公鸡。

  别说掳走天雷门的二小姐庆祝了,就连她什么样都没看到,对于齐锐来说,这是一种耻辱。

  “这女人,是领兵的大才,我齐锐佩服。”齐锐看了临军城最后一眼,决然离去。

  临军城,城主府大殿。

  苏心顏坐在大厅首座,手里握着飞剑传书,神念探入,查看战况,以及指挥下一步行动。

  大内下方,张天义站在一旁守侯着,回想起这些天的战斗,心里除了佩服就剩了崇拜。

  苏心顏可不会向他解释,其中的计谋有苏元安的一份。她放下玉简起身离开宝座,语气冷漠的道:“这里就交给你了。”

  “二小姐,您这是要去哪里?”张天义不敢直说,盘龙王朝刚退兵就要离开有些不妥,只能小心翼翼的询问。

  “你们的少主还在外面呢,难道你把他忘了?”

  张天义的表情一僵,这个少主存在感太低了,自从七年前遭遇刺客后,就一直在宗门内养伤,见过他的人少之又少,加上战事的原因,还真把少主出城的事忘记了。

  “二小姐,属下派人与您一起去把少主迎回来。”

  “不用。”苏心顏不在搭理对方,迈步向殿外走去。

  张天义也不敢多说什么,行礼恭送苏心顏离开。

  ……

  青菱县,位于盘龙王朝南方边境,人口约摸三十来万。

  进出城门的百姓不多,零零散散;显得青菱县有些萧条,而守城门的士卒也无精打采,将上班摸鱼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  一头比大象还庞大白虎走来,士卒门早已见怪不怪,有身份门派弟子,有个灵兽坐骑稀松平常。

  白虎背上盘腿坐着一男一女。

  叶伊洛拿出路引,士卒案例检查后放行。

  “终于到了,这里有家很出名的店,我明天带你去吃。”

  坐在前面的苏元安颔首,脸不红,心不跳,平静道:“你请客,我没钱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

  “这么爽快。”

  “当然,因为我不缺钱啊。”

  苏元安顿时无语。没想到自己遇到了富婆,很想说一句:姑奶奶,需求小白脸吗?我精通十八变武艺,样样精通,人送几个外号,加藤十指,混天大棒,舌战群女。

  叶伊洛之所以能坐在白雷的背上,那是因为,主人被天级功法收买了,而牠自己则是被灵果收买了,主仆俩都是一个德性。

  街道上来往的行人不多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  百姓们的脸上缺乏精神,整个县城看起来死气沉沉。

  不远处,哭泣声惊动街道的百姓,纸钱从空中飘落,引魂幡高高竖起;三十来的人仪仗队向城外走去,唢呐让行人退避,提醒小孩躲进屋里,以免被惊吓到。

  “老爷……你怎么能就这样丢下我,”妇人抹去泪水,哭声凄厉,“烨儿还那么小……”

  “爹……爹……”一个十来岁小男孩捧着木牌,眼泪鼻涕挂满脸颊。

  死者为大,街上不多的行人纷纷躲避行丧队伍,大家没有仇怨,挡着死人的路也觉得晦气。

  议论声在四处响起,他们倒不是议论死者,而是青菱县又死人了。

  “这是第几个了?”

  “数不清了,一个礼拜以来,青菱县东南西北四个城门,每天都有丧队出城。”

  “这些有钱的人还能举行丧礼,穷人只有找人抬到乱葬岗,化作孤魂野鬼。”

  “唉!这世道,最难的是活着……”

  仪仗远远走开,叶伊洛才收回目光,听着百姓们唉声叹气,脸上闪过哀色。

  白雷的体型还是很唬人的,加上街道的百姓不多,很快的,两人就抵达一座府邸门前。

  苏元安抬头一看牌匾,上面写着“城主府”三个大字。

  “你想找城主兴师问罪?”林元安回头问道。

  他不是害怕,而是觉得直接闯入城主府有些冒失了,应该谋而后动。

  “你在想什么呢。”叶伊洛翻了个白眼,跳下白雷的背。

  守门的侍卫看到白雷走来早已戒备,听到林元安的话,差点就要拔刀了。

  “麻烦几位大哥去通报吕城主一下,就说小叶子前来叨扰了。”叶伊洛盈盈一礼,声音清脆,模样俏丽,一点也不像来找麻烦的样子。

  六名侍卫微微放松警惕,打量面容清秀的少女,不像坏人也没有硬闯,很老实的站在原地,眨着明亮的大眼睛看着他们。

  少年坐在白虎上也没有出手的意思,侍卫心里明白,能拥有这种坐骑的人,身份显然不简单。

  侍卫们在心里盘算一番,如果真是城主认识的人,把他们挡在会被记在小本本上,也怕来人会拿他们开刀,进去通报城主最多被责骂一通,问题不大。

  “请稍等一下。”说完,一名侍卫走入府内。

  吕通坐在大殿上,脸色有些憔悴;近些日子发生的事情让他寝食难安,接连死人,凶手屡次作案,如果再不平息此事,这城主之位就保不了,还会被上面问罪。

  侍卫进入大殿,弯腰行礼:“禀报城主,外面有人求见。”

  吕通揉着两边的太阳穴,没抬头,也没睁眼:“谁来了?”

  “两个人,对方说认识城主您,她说她叫小叶子。”

  小叶子?吕通不认识这个名字,本想挥退侍卫,转念一想,顿住了挥手的动作。前来拜访的人不会说小名,也没人姓小和子,那就是姓叶了。

  “叶!”吕通霍然抬头,神色恐惧,随后转为平静,青菱县的事情不会这么快惊动到上面,他已经在极力压制了,应该不是来兴师问罪的。

  “随我去看看。”

  侍卫颔首,心里暗赞自己选对了,前来禀报是明智之举。

  (本章完)

  s..book5627927088370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少主别跑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