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主别跑 第一章:逃跑成功

小说:少主别跑 作者:裸露的命运 更新时间:2022-06-23 20:10:5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沧州边境,离临军城三千里开外的树林中。

  皓月的光辉透过茂密的绿叶落洒落在林间,形成白色的斑点,随着微风吹动叶子而暗淡。

  一道白色影子在山林间穿梭。银月照耀下,能隐约看清这是一头灵兽白虎,虎纹是蓝色条纹状,均匀的遍布全身,十分对称;体型比普通的老虎足足大了两圈。

  白虎冲出灌木林,其背上盘坐着一位少年,身材修长,样貌俊朗,风度翩翩,但此刻的他神色紧绷,眉头紧蹙。

  想起这八年的生活,少年心里就是一苦。

  帮了她们那么多,难道想困我一辈子不成?身边连个也丫鬟都没有,就连这只坐骑都是公的,还有点憨傻,这日没法过了。

  苏元安在心里那个苦啊!

  身下坐骑的速度缓缓减慢,抬手拍着老虎的脑袋,不悦道:“我说胖虎,你别停下来啊,继续跑,加快速度。”

  “少主,我叫白雷,不叫胖虎。”灵兽白雷日常纠正道。

  牠可是一头有着远古白虎血脉的灵兽,虽然血脉稀薄到忽略不计,好歹也是白虎的后裔,就凭血脉足以骄傲,加上会说人,已是稀有灵兽了。

  白雷的速度快如闪电,在虎类中也算罕见的品种。几年前,天雷门的宗主不惜代价花重金寻来,若苏元安遇到生命危险,或者被敌人偷袭,用于逃命十分管用,可现在他用来逃跑。

  “别叫我少主,我不是你们的少主,我叫苏元安。”

  “可苏元安就是少主啊。”

  额……

  苏元安竟无以对。

  被一只傻乎乎的灵兽怼,感觉自己的智商被按在地面摩擦。

  “少主,我都跑了一天一夜了,跑不动了。只想让马儿跑,又不给马儿草。”

  “给我滚……滚滚滚……”苏元安额头青筋直冒,翻身跃起,一脚踹了过去,“自己去捕食。”

  胖虎裂开大嘴,露出两颗锋利的白牙,嘴角得意地上扬,乐呵呵的跑开。

  苏元安走到河边,退去衣服,一头扎入宽大的河水中。

  水泡升腾而起,光滑表面有记忆流转,倒映出前世今生。

  苏元安是魂体一同穿越,刚穿越来时,身体年龄变成十岁,没有地狱式开局,身体没有疾病;一切安好,但无缘无故的被人抓去当了少宗主。

  后来得知,与天雷门少宗主同名同姓,长得一模一样,唯一不同的是,真的少主刚死不久。自己又恰好出现在天雷门山峰附近,又被宗主看到……

  不知是幸运还是苦难,他毫无自由可,被囚禁宗门内八年之久。忍辱负重了这么多年,今日终于等来了逃跑的机会。

  “自由,真好……”苏元安从水底浮起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
  身体漂浮在宽急的河面上,并未被水流冲走;悬浮在河面纹丝不动,宛如一座大山横贯在河水中央。

  心神意识沉入灵海,缓缓改变自身体质。

  圣澜界有三种修行体系。

  神岚天国:据传是神族后裔,自大出生起就拥有神力,修炼血源返祖,从而长生不死。

  远古修士:传承上古时期的修行法门,是存在最古老的体系,传承至今。

  血脉体质:血脉决定体质,体质决定修行高度,是当下人族修士新崛起的法门。

  大陆之外是虚无之海,曾有强者前去探险,有人从岛屿中获得奇珍异宝,却没发现神灵的痕迹。

  ……

  不多时,一声虎吼响彻山林。

  苏元安抖然睁开双眸,跃出河流,顺手抓起衣服穿上,沿着声音的方向狂奔。

  远远就看到胖虎被一名少女追着打,看样子是把老虎当成了无主的灵兽正在捕捉。

  苏元安要逃命灵兽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被欺负,运转灵海,毫不迟疑就出手。

  她没有下死手或击杀胖虎,只想生擒,看来这家伙看上我家胖虎了,苏元安在心里思索一番,把握好分寸不想与人为敌,若是对方不讲理,那就用不客气了。

  苏元安甩出手中剑,带起狂风;飞剑划过天空落在白虎身后,隔绝来人。

  砰的一声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  飞剑刺入地面,击出一个三米深的大坑,顿时激起无数烟尘;少女停下了脚步,皱起眉头,望着空中缓缓飘落的少年。

  衣袂飘飘,左手负在后背,看模样还真有几分高人做派。他挥起右手挡在白雷身前,招回地上的飞剑,眼眸望向对面的少女,首先印入眼帘的就是,好大!

  苏元安愣了一下,赶忙将视线从那鼓囊囊处移开,认真的打量来人。

  少女年纪约摸十八九,模样长得清秀,身材非常有料,用呼之欲出来形容不恰当,应该用泰山压顶才合适。

  身穿小碎花裙,身高大约一米六五左右,三千青丝盘在脑后,一根木簪将发丝挽起,素雅中带着几分纯真。

  “姑娘,为何伤我的坐骑?”

  “牠是你的坐骑?”

  “自然。胖虎,叫两声来听听。”

  原本的白雷正在捕杀妖兽,不知道怎么地,遇到了一个煞星,硬要收自己当坐骑。

  “少主是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,无数美人尽折腰,一个眼神能秒天秒地秒万物。”

  对面的少女直接忽视了那些话,双眸发亮,盯着白虎看,惊呼道:“竟然是一头开了智慧的灵兽,很好,我更喜欢了。”

  苏元安已准备好战斗,如果对方想硬抢,那就大干一场,打不过才跑路,没想到少女却平息了灵力,甜甜一笑:“出个价,卖给我吧。”

  “不卖,”苏元安抚摸白雷的脑袋,露出无奈的表情,“虽然牠有些憨傻,但牠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。”

  白雷听到这话,眼眶有些湿润,自动忽略了主人的评价。

  少女狡黠一笑“你们是朋友,那你为什么还骑牠,不应该平等相处吗?”

  苏元安老脸一红,依旧保持着深情模样,偷偷地瞥向白雷,发现牠的神色没变化,嗯、心里踏实多了。

  “如果没事的话,就此别过。”苏元安收起长剑,转身就走。

  “公子,等一下。价格可以商量。”

  “你为什么硬要我买的坐骑?”

  “我出来历练了一年,本来早就要回去的,给弟弟寻找礼物延迟了。”

  “所以,你就盯上了我的坐骑。”

  “嗯,不想错过这样的灵兽。”少女诚恳回答。

  “我叫叶伊洛,你呢?”

  “方小元。”

  少女“哦”了一声“刚才看你出手,灵力的运转方式很特别,你是体修吧。”

  “你不是?”

  “我是你们口中所说的,远古体系。”

  远古体系有境界划分,名称、层次等,例如:锻体、纳气、扩脉、飞天、融魂等等……

  而体质修士只有一个境界昵称。林元安觉醒体质后,得知修行方式,以为自己穿到了假的异世界。

  “我几乎没有接触过体修,你给我讲讲好吗。”叶伊洛装作一个无知的小女孩,一双明亮的眸子忽闪忽闪的盯着他。

  没接触过?苏元安心里冷笑,远古修士组成了盘龙王朝,现如今集结兵力,正在攻打临军城。而且,盘龙王朝也有不少体修存在,怎么可能没有接触过,这分明是在试探。

  “体质修士,只有一个境界,那就是登天境。登上三重天,就是你们说的一个大境界,比如:锻体境,分为初期、中期、后期为一个境界,登天境三重天就是锻体期,六重天就是纳气期,两者并没有太大的区别。”

  “据说、天有三十六重……”

  登天境有三十六重,每重天都有不一样的风景,登得越高,望得越远,天路的尽头是永恒。

  灵海中有自我,意识凝聚成小人,觉醒体质后,小人身上会浮现纹路,这是血脉经络,登上一重天,纹路就会多加一条。

  三十六重天上面有什么,据永生者所说,那里有永生果,摘下永生果,就是所谓的融合天道,成就永生。

  两人迎着晨曦而行,少年夸夸其谈,少女认真听讲。

  ……

  时间回到一天前的凌晨,临军城,城主府。

  此时的宴客厅一片狼藉,酒坛、菜肴散落满地。

  张天义捂着疼痛的额头坐起身,脑海中闪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  过昨天的一幕幕。

  天雷门少主亲临,在演武场慷慨激昂,鼓励军士,激起他们的热血,那句话仿佛还在耳边环绕。

  男儿应当保家卫国,悍不畏死,战死沙场是一种荣幸,你的牺牲将永远记载在历史中,烙印在千千万万的百姓心中。

  张天义只觉得说的好,就是因天武国鱼肉百姓,才引得万民起义,推翻武新帝这个昏君。

  他整理衣服起身,轻“咦”了一声:“我的令牌呢。”

  “不对,我已是登天境二十三重了,怎么会被普通酒水灌醉……”

  修士喝灵药酿的灵酒才会醉,这种普通人喝的酒跟喝茶差不多,醉倒根本不可能,他顿时醒悟过来,自己被下药了。

  张天义的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对着门外大喊:“快来人啊。”

  不多时,门被人推开,走入两名侍卫。

  “参见城主。”

  张天义挥手,着急的问:“少宗主呢?”

  “少宗主出去了,他让我们不要打扰你休息。”

  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张天义感觉事情有些不对,厅内只有他们两人,令牌不是他拿的还会有谁。

  “一个时辰前。”

  “立刻给我派人去找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张天义缓缓坐到靠椅上,有种不妙的预感,随着时间流失越发浓烈。

  城主的令牌除了能调兵,还能开关闭临军城的护城大阵,如果护城阵法关闭了,那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侍卫匆匆而来。

  “禀报城主,找到了。”

  张天义神色激动,感觉护城大阵并未关闭,人又找到了,可能是自己多想了。

  “少主在哪?”

  “少……”侍卫犹豫了片刻,察觉到张天义的脸色阴沉了下来,一咬牙说道,“少主出城了。”

  张天义呆了片刻,腾的一下起身,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拿着令牌出城。

  战争就要打起来的时后,少主出城干嘛?要去做什么?各种思绪划过张天义的脑海,感觉脑袋一阵眩晕,不顾身份,奔出大厅。

  城主府后院,张天义站在一处独立小院内,躬身作揖。

  “二小姐,出事了。”

  房内安静了片刻,随后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,宛如冰块碰撞,却又那么的空灵动听。

  “说。”

  张天义躬身保持行礼的姿势,不敢抬头,反而把头埋得更低了。

  “少主他……他出城了。”

  此话一出,院落陷入了寂静。

  东方日出,将晨曦散落大地,收回那些遗落的露珠。

  一阵暖风吹过,完好无损的房门转瞬间化作粉末,随着清风消散,随风飘向远方。

  入眼的是一身白衣,金色的晨曦照耀在一张倾城的脸蛋上,皮肤光滑细嫩,柳眉下一双冰冷的眸子,红唇轻抿,不苟笑;身材凹凸有致,婷婷玉立,一双修长苗条的丰韵玉腿,曲线优美。

  此女用的气质“冰块”来形容,面无表情,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,能动手,绝不啰嗦。

  身为天雷门宗宗主之女,传承了娘亲的冰灵之体,之后变异为特殊体质,无垢之体,拜入了娘亲的宗门水镜花,因爹娘惨死而回到了天雷门。

  雪白的绣鞋迈出房间,张天义只觉昊然磅礴杀意袭来,冷汗瞬间打湿了后背衣裳,连逃跑的念头都不敢想。

  登天境二十四重,只隔了一重而已,自己在她面前仿佛是蝼蚁。不对,二小姐是属于十大特殊体质之一,差距是在这里,张天义在中思索得出答案,心里有了少许的安慰。

  “慢慢说。”苏心顏的声音再次响起,冷厉眸子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,如果对方不是张长老的族人,自己都要怀疑这人的忠诚了。

  张天义不敢抹去额头渗出的冷汗,把昨晚喝酒的过程,以及令牌的被偷,一五一十简短告知。

  “请二小姐放心,我立马让去把少主找回来,”

  苏心顏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,缓缓退去杀意,侧头望向远方,淡淡道:“不用,去做好迎敌的准备。”

  (本章完)

  s..book5627926855079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少主别跑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