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逆世狂医 第40章 一头撞死

小说:都市逆世狂医 作者:俗世奇人 更新时间:2021-12-10 20:02:3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冯青湘在楼上听到声音。

  她脸上带着温婉的笑容,“白先生,慕小姐。”

  白风点头招呼,“辛苦冯小姐了。”

  冯青湘出自晋城冯家,从小闻着药材味道长大,张绫便拜托她来做御风堂的整理工作。

  “不辛苦,以后还要麻烦白先生多照顾。”

  知道张家要跟白风合开药房时,冯青湘立刻自告奋勇要来药房帮忙。

  对此,张家和白风没有任何意见。

  开业以后,冯青湘会是御风堂的主管。

  慕亦凝看看冯青湘,又看看白风,“冯小姐以后,要留在这里?”

  冯青湘笑起来,“白先生医术精湛,我想跟着白先生学医。”

  慕亦凝满眼惊讶,冯青湘出生医药世家,迟早要回家继承冯家产业,怎么来学医了?

  冯青湘看出她的疑惑,笑道:“我家祖上其实是医师,因为变故才改做药材生意,家里人希望我能跟着白先生学习,以后重振冯家医术。”

  慕亦凝笑着看白风,她知道白风厉害,没想到白风这么厉害。

  “你还有哪些学生?”

  冯家大小姐都来做学生,其他学生肯定来历不低。

  白风笑道:“暂时只定下孟虚淮、林凡琦,其他人还在筛选。”

  慕亦凝点头,在她不知道的时候,白风竟然做了这么多事。

  “我带你们熟悉一下?”冯青湘说道。

  “麻烦冯小姐。”白风道谢。

  冯青湘带头,给白风和慕亦凝一一介绍。

  白风和慕亦凝,在他占据半层楼的办公室坐了一会儿,才开车离开。

  ——

  回到江边别墅,已经夜深。

  “明天我和孟虚淮、张绫要去晋城参加医药大会。”

  “明天一早就走?”

  好几天没见面,慕亦凝贪恋跟白风在一起的时间,没想到她刚回来,白风却要走。

  白风看出她的失落,搂住慕亦凝肩膀,“只去三天。”

  慕亦凝没说话。

  “想跟我一起去吗?”白风问慕亦凝。

  慕亦凝差点脱口答应,可她想起装修精致的御风堂,想起白风即将教授的学生,想起白风去参加医药大会……

  慕亦凝发现,白风一直在努力在进步,而她始终原地踏步。

  以前,除了慕家她什么都没有。

  现在,除了白风她依旧什么都没有。

  慕亦凝摇头,不能这样!

  她要努力追上白风的步伐,成为更优秀的慕亦凝,才配得上这么优秀的白风。

  “我留在家里找工作。”

  白风有些意外,他没想到慕亦凝能这么快振作,“工作不着急,你先调养好情绪。”

  慕亦凝拉住白风的手,“我能做好!你这么努力,我不能落后。”

  白风笑起来,“你没有落后,你很有能力,你只是缺少一个足够你发挥的平台。”

  之前虽然有慕氏集团,可是慕家牵制太多,慕亦凝根本放不开手脚,好不容易做出一点成绩,慕家又总是作妖,慕亦凝根本没办法全心全意处理公司事务。

  “我先找一个平台,等我做好以后自然会有更大的舞台!”

  白风点头,“我相信你,等你想要更大的舞台,我送你一个礼物。”

  一个白风早就想好的礼物。

  ——

  第二日一早,张绫和孟虚淮亲自来接白风。

  一个小时后,坐着私人飞机的三人,抵达晋城。

  冯家派了专车迎接他们。

  此次医药大会,是冯家牵头,举办的地点,也在冯家产业下的西部医药集团。

  白风三人住进冯家安排的,晋城季云大酒店分店。

  吃过午饭,三人来到医药大会现场。

  能来到这里的,不是医术顶尖高手,就是百年起步的医学世家成员。

  冯家给御风堂安排了一个展位,三人来到自己展位前,还没坐下就听见其他人的议论。

  “御风堂?是什么小地方的药铺吗?”

  “不知道,没听过。”

  “医药大会真是一年不如一年,这种没名没号的乡下诊所,居然能参加!”

  白风三人看向说话那人。

  是个身材瘦高,长相古怪的男人。

  人群里有人认出他。

  “是圣医堂新任堂主,盛光!”

  “听说他医术非常好,死人都能救活。”

  盛光打量着御风堂展位,发现站在白风身后的孟虚淮。

  “孟先生,你跟御风堂有关系?”

  盛光虽然年轻,但他自视盛高,即使面对孟虚淮这样年长的中医泰斗,脸上依旧缺少恭敬。

  “御风堂是我师父的药房。”

  “师父?”

  “孟先生什么时候有了师父?”

  张绫站出来,“御风堂是我们张家与白风先生,共同经营的药房。”

  “白先生医术精湛,我家老爷子久病垂危,就是白白先生治好的。”

  围观的人里,有几位为张老爷子看过病,知道张老爷子病情有多复杂。

  他们看向白风,发现他只是个二十出头,长相英俊的年轻人。

  顿时纷纷皱眉。

  有人不死心,问道:“不知白先生出身哪家,几岁学医,背过多少医书,看过多少病人?”

  中医界不乏有盛光这样的天才,但是盛光现在的医术,也比不上孟虚淮他们这样的老大夫。

  被人围观,白风淡定自若,不见丝毫慌张。

  “我出身江城白家……”

  白风没说完,就被其他人打断,“江城白家?”

  “江城白家什么时候开始治病救人了?”

  “白风?江城白家不是只有一个白誉城吗,这个白风是谁?”

  “可能是白家亲戚,不好意思说自己小门小户,借白家名头显摆。”

  “你们猜错了!白风还真是白家少爷!”

  “白家少爷?怎么可能,从来没听说过。”

  “这多正常!白誉城作为白家大少爷,天生聪慧智力过人。有他对比,白家二少爷就像个傻子,样样不行!只敢躲在家里当废物,哪能出来见人!”

  “你这话也不全对,白家二少爷还是有用的,听说入赘到云城一个姓慕的小家族,做赘婿去了。”

  “一个男人,居然倒插门做别人家赘婿?”

  “要是换成我,干脆一头撞死,免得侮辱白家名声!”

  白风冷眼看着其他人七嘴八舌,丑恶嘴脸,平静到好像根本不是在谈论他。

  孟虚淮虽然年过八十,脾气却并不温和,他听不得别人说他尊敬的师父。

  “你们嘴上这么会说,不如来比一比,看看到底是谁侮辱自家名声!”

  在坐众人向来有头有脸,根本经不起孟虚淮的挑战。

  “我们无所谓,就怕白家二少爷不敢!”

  说话的人把白家二少爷几个字,咬得特别重。

  白风上前一步,大有泰山压顶不弯腰的淡定。

  “有什么不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