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逆世狂医 第15章 不是救人,是杀人

小说:都市逆世狂医 作者:俗世奇人 更新时间:2021-11-27 18:29:3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今天,白风正式开启医生生活。

  医院大厅人虽多,却井然有序。

  白风刚进医院,一个小护士迎过来。

  “白医生,您好!陈主任安排我迎接您,我带您去安排好的科室。”

  白风点头,“麻烦了。”

  两人刚走不远,一个满脸痛苦的男人,东倒西歪闯进医院。

  “医生救命啊!我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男人倒在地上。

  “我肚子好疼!医生救救我!”

  周围人吓人赶紧散开,医院保安飞速跑过来,“你挂的哪位医生的号?我送你过去。”

  男人捂紧肚子,一脸痛苦,“我……我还没挂号!”

  保安左右为难,没挂号往哪儿送!

  他来医院好几年,看得出这个男人是真痛苦,再不赶紧,只怕凶多吉少。可是偏偏男人没挂号,他又不是医生,不知道这人什么病,要是送错了耽误病情,他可赔不起!

  犹豫间,中年男人痛得缩成一团,已经开始抽搐,两只眼睛甚至翻白!

  “完了完了!赶紧送急救!”

  保安大声喊人。

  远处白风,大步走来。

  护士一路小跑追赶,“白医生,您是中医!中医不做急救处理,我们让其他医生处理好了。”

  白风并不理会,径直走到男人身边蹲下。

  他捏住男人手臂穴位,一路向下大力揉搓。

  “白医生,患者肚子疼,您这……”护士急了,他怕白风上班第一天,就出医疗事故!

  围观人群,也因此议论。

  白风来回揉搓三次,男人抽搐立停,痛呼的声音也渐渐消失。

  只是依旧保持着蜷缩的姿势,浑身冷汗。

  人群里,一位精神奕奕的老者走来。

  医院工作人员看到他,正想恭敬招呼,他却摇头制止。

  “医生……”男人缓过气,能开口说说,“我的肚子还是难受……”

  白风拍了拍男人后背,“举起双手,从下腹开始深呼吸,慢慢吐气……”

  病人一一照做。

  “再做三次。”白风叮嘱道。

  做完,男人疼痛全消。

  他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,尽然慢慢站了起来!

  围观人群惊呼。

  “好神奇!”

  “这么三两下,病就治好了?”

  “我感觉,比林凡琦林医生还厉害!”

  男人动动手脚,摸摸肚子,“医生,我真的不痛了!”

  男人原地跳了几下,“真的好了,您是什么神仙转世吧!”

  众人纷纷点头,才来的老者,也忍不住点头赞许。

  面对众人赞誉,白风依然平静。

  “我只是替你缓解病症,你要想去除病根,还得做一次针灸,吃几服药。”

  病人欣然点头,“我都听您的!”

  一旁老人陷入深思。

  “我这是几十年的老毛病,之前的医生都说我胃不好,开过不少药,甚至还动过手术。”

  男人无奈,“治疗费用了好几十万,病却一点没好,隔不了多久就疼上这么一回。”

  来医院的,或多或少都有不舒服,听到男人这病的难治程度,其他人纷纷点头。

  病要不好,人也别想活好。

  “你不用担心,我向你保证,针灸吃药过后,你从此无忧。”白风说得十分自信。

  “我相信您!我们现在开始针灸?”

  病人迫不及待,白风示意他卷起衣服,露出腹部,然后躺下。

  白风捏着五根银针,同时刺入腹部五大穴位。

  “医生,我肚子里好像有一团火!”病人有些吓到。

  白风安慰他,“正常现象,一会儿就好。”

  一直沉默不语的老者,带着几位医生跟来,看到白风行针后,不停摇头。

  “年轻人,你之前的诊断虽然正确,现在却是胡闹!”

  老者一脸严肃,“我只当你有天赋,没想到你浮于表面。”

  “你这一针下去,别说治病,病人这条命都要没了!”

  其他人你看我我看你,最后决定让白风停手。

  白风好似根本没听见,手起针落,一针扎在天枢穴!

  “你!”老者气急,“孺子不可教也!”

  他拦住白风,“你不是在救人,是在杀人!”

  白风绕过他,施针的手并未停止。

  “老先生觉得,哪里不妥?”

  老者面色凝重,“病人胃火过旺,只需针灸胃部三穴,驱散胃火即可!”

  “你画蛇添足,连刺多针,这些穴位却不治胃火,只与脾肾相关!”

  老者越说越气,“你这不是在杀人?”

  中医针灸,历史千年。向来要求分毫不差的精准,乱一分可伤人,乱一寸能杀人!

  白风不听劝,胡乱扎针,病人不死也得丢半条命!

  其他医生纷纷点头,他们从医多年,经验足够让他们看一眼,就明白白风并未对症下针。

  中医本就是极其讲究积累经验的行业,年纪越大见识的病症越多,才敢极端自信。

  年纪轻轻的白风,显然缺少经验。

  旁人看了,自然觉得他自信到盲目,害人害己。

  白风对这些话不以为然。

  “老先生这话,反而是错。哪儿痛治哪儿,这才是没有大局观,不把人体器官看做一个整体对待!”

  老者不解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