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逆世狂医 第11章 还不拔了

小说:都市逆世狂医 作者:俗世奇人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05:43:4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ll施完针,白风满头大汗。

  张绫见状,递上一张丝绸手帕。

  “好了!”

  白风刚说完,张老爷子灰暗的脸色已经好转,他缓慢睁开眼,看到眼前几人。

  老爷子神智清明,一眼看到白风手中银针。

  “是你救了我?”

  人刚醒,说话不是很连贯,“多谢……你救我一命,在云城,只要你开口,任何事张家一定为你办到。”

  “您客气了,治病救人是医生本分,不需酬谢。”

  两人没再多说,白风和林凡琦退出病房。

  张绫心底松一口,控制不住哭起来。

  白风和林凡琦听见,不由心生怜悯。

  “你告诉张小姐,老爷子需静养。他身上的银针,我明晚来之后在做处理,我没来千万不能拔掉。”

  “你放心,我会交代张小姐。”

  林凡琦有些犹豫道:“白先生,您的医术我真是佩服不已,我师父明日到云城,我已经在电话里说了你的事,他很想与你认识。”

  白风笑道:“有缘自会相识,不用刻意。”

  ——

  同一时间,张家老宅,张越正在大发脾气。

  “他爷爷的!”

  张越摔破手里的古董茶杯。

  “那混蛋吃了豹子胆!居然叫我去慕家下跪道歉?他以为他是谁?他以为慕家算什么东西?”

  他话音刚落,又摔碎一件古董。

  屋子里,随处可见摔碎的东西,都是张越肆意发疯的结果。

  他父亲,因为他慢待白风耽误老爷子病情,扣了他整整两年分红!

  除此以外,还勒令他马上去慕家求得白风谅解,前来给老爷子治病!

  这海还有天理?

  被打的是他,被要求道歉的还是他!

  他从小到大就没这么憋屈过!

  此时,张家管家回来,一脸欣喜。

  “少爷,我查到,那小子只是城西慕家赘婿!我们张家想要,收拾一个小小的慕家赘婿,还不是捏死一只蚂蚁的事!”

  “慕家赘婿?他好意思出门!”

  张越大笑,“呸!上不得台面的东西,慕家赘婿,连我张家的一条看门狗都不如!”

  “去,安排几个人,把慕家这个好赘婿‘请’过来!”

  张越咬牙切齿,“好好照顾他,照顾好了送去给我爷爷治病。”

  “少爷放心,保证让他知道,咱们张家是什么地位,他们慕家又是什么地位!”

  ——

  管家带着人,气势汹汹来到慕家。

  慕老爷子面带笑意,亲自迎接。

  张家就是云城的天,哪怕只是个管家,慕家也不敢得罪。

  “张管家,到寒舍来,是有什么重要的事?”慕天海问的小心敬慎。

  管家狗仗人势质问,“听说,你们慕家有个姓白的女婿,会医术?”

  会医术的女婿?

  还姓白?

  慕天海心里琢磨,难道是白风?

  白风不会又招惹上张家了吧?

  慕天海表面镇定,“张管家,他怎么了?”

  “没怎么,让他给我家老爷子看病而已。人在哪儿?”管家四处乱看,想把白风揪出来。

  只是看病?慕天海松一口气。

  给张老爷子看病,这是天上掉馅儿饼的机会,可他们已经跟白风脱离关系!

  眼看张管家不耐烦,慕元溪计上心来。

  “管家您说的,应该是我男朋友,白墨!”

  慕家人眼冒金光。

  纷纷附和,“是白墨,肯定是白墨!”

  “白墨是归国医学博士,不是他还能是谁!”

  慕元溪昂起头,一脸骄傲。

  说起来,她跟白墨在一起好几年,本来很稳定,直到慕家以为他们能攀上白誉城。

  慕元溪甩掉白墨,却没能得到白誉城,只能软磨硬泡,把白墨哄了回来。

  白墨一听张家,来慕家的速度,都比平常快一倍。

  “溪溪,你放心,给张老爷子治病,我一定药到病除!到时候,我们立刻结婚!”

  这话让慕天海通体舒畅。

  “好样的!不亏是溪溪看中的男人,等你回来,我不仅要把溪溪嫁给你,慕家的产业也有你一份!”

  白墨脸上笑嘻嘻,心里却鄙夷。

  有了张家这层关系,谁还要娶慕元溪!

  说不定,张家一高兴,招他做女婿,到时候谁还稀罕慕家!

  “管家,我们快走,千万别耽误老爷子病情!”

  管家将白墨,从头扫到脚,冷哼一声,带他离开。

  ——

  张老爷子病情稳定,已经睡着。

  张绫吩咐好下人,不准打扰老爷子休息,也换班离开急着把好消息告诉她父亲。

  此时,院子里只有日常照看的护士。

  白日里见过白风的护士,恰好歇班。

  值班的,并没有见过白风。

  “少爷,我们已经到别院,您要过来吗?”管家向张越请示。

  “你脑子有病?”

  张越气不打一处来,“你是嫌本少爷还不够晦气?你先安排他给老爷子看病,等我回来再收拾他!”

  管家连忙带白墨去看老爷子。

  护士应管家要求,拿来了老爷子的病例和诊断记录。

  白墨翻看一通,满脸愁容。

  老爷子病情复杂,都是陈年老病,且病情多种,症状严重。要不是张家有钱势大,老爷子坟头草都有人高了。

  白墨想说无药可救,又因为自己是个半吊子,再加上张家权势,不敢直接拒绝只能另想办法。

  “这些银针怎么回事?”

  他鼓足气势,“你们从哪儿找来的骗子,乱扎针!老爷子本来还能救,这下才不好办了!”

  “还不拔了!”